2016年2月28日星期日

光陰的故事




看天上的浮雲,不太察覺她的流動,但將一小時的浮雲動態濃縮成18秒,才感覺到她的變化。 

時間過去了一秒,也許你並不察覺,但如果我們將時間濃縮起來,將今日的東西同上個月的作一比較,同上一季度作一比較,甚至同去年的作一比較,我們才會驚嘆時間的消逝。 

元宵節剛過去,一切生活回復正常。繼續返工,繼續行山,繼續攝影。我習慣每次遠足郊遊的時候,喜歡將所見景物用相機記錄下來,有時候是帶備單反專程去拍照的;有時候目的是行山,沒有帶相機,但見到喜愛的東西也會用手機拍下來。 

假日閒時,偶爾會整理一下電腦內儲存的舊相片,上星期整理相片的時候,也興之所至逐張相片打開回味一番,同一個地點,不同時間,景觀不同,驚覺時光流逝。


11月的大棠楓香林 - 青黃
12月的大棠楓香林  - 嫣紅
2月的大棠楓香林 - 光禿禿
7月的城門水塘,水浸到上樹幹,是這裡最經典的畫面


1月的城門水塘,水位退到十米以下,要欣賞水塘,可以安坐樹根上了
11月的大東山,鋪天蓋地的芒草,是人們朝拜的對象


到了1月,大東山芒草枯乾,山間顯得冷清


其實不單只景物,人何嘗不是隨著時間的流逝而一日一日地起著變化呢?看著兒子上星期在大學自拍傳回來的照片,也回味他小學時一起參加親子活動的時光,唉!相信自己也在不知不覺間老了不少。 

嚴寒過後新年期間行經清潭水塘,水塘邊一棵平時不顯眼的樹勿然開滿了淡黃色的花,滿滿的伸出水塘邊,很是好看,心想冬去春來的日子到了。






近日看見馬路旁的木棉樹都掉下了枯黃的樹葉,一個一個花冧像雨後春筍般長了出來,明白到三月木棉花盛放的日子快將到來了。木棉樹每年由翠綠轉為枯黃,黃葉落下枝頭便開滿紅花,花落結籽棉絮隨風飛舞,一年復一年,永不休止。

紅葉枯落,來年仍會長出新芽;水塘乾涸,雨季再來時仍會再次滿溢;芒草椆謝,年底還是鋪滿山野;木棉結籽,明春還是紅遍路邊。但人又如何呢?今日我們錯失一個機會,明日這個機會不一定屬於我們;今日有氣有力東奔西跑,明年還能精力充沛嗎?虛度了今生,我們可會有來生?

 不要發呆了,時間過去了永不回頭,還是好好把握今日所擁有的一切吧!


很喜歡下面這首歌:「光陰的故事」,相信我不必多作介紹了吧!
 

2016年2月22日星期一

田下山

朋友是攝影發燒友,每次同他一同去影相我都有點慚愧,因為他對攝影的認真程度真的令我佩服,這不單只表現在對器材的追求,還有每影一張相對相片所得效果都絕不馬虎。

週末一班朋友約了黃昏在銀線灣BBQ,他說想到田下山影日出,叫我在BBQ開始前帶他走一趟田下山,以便將來照跟當日足跡,我當然義不容辭。

田下山在清水灣半島南端,是釣魚翁郊遊徑的尾段,整段釣魚翁郊遊徑約需行三個小時,而單走田下山的話則需時只一個小時而已。但不要小看這一個小時路程,田下山山高只有273米,因為只上一座山,行程的前段全是上山而後半段則全是落山,全是梯級。

當我們在約定地點會合時,看見他漲卜卜的背囊像去北極探險似的,裡面有單反、幾支鏡頭、閃光燈、還有一些攝影附加工具及一支大腳架。由於最近我的舊電腦壞了,新電腦用不到太舊版本的 Photoshop,不能執相,攝影的意慾也減低了,所以我只帶了傻瓜機去,相較下我變得好「求其」。

我行過釣魚翁郊遊徑無數次,即是說我經過田下山無數次,但從中途插入釣魚翁郊遊徑只上田下山的話還是首次。我們在清水灣巴士總站沿馬路走約十五分鐘至玩遙控飛機的地點,登上梯級接上釣魚翁郊遊徑後轉左走。上登一段梯級至平緩處後在右邊尋找一條隱蔽小徑登上山頂 (原本釣魚翁郊遊徑是無需登頂的),山頂風光明媚,視野廣闊,可飽覽日出日落美景。回程時為了貪快,在前方沒有明顯山路的雜草處下山,怎料越行草越長、更多了矮樹叢,兩人幾乎迷失在草叢中。幸好最後還是有驚無險。

返回釣魚翁郊遊徑後一切便在掌握之中了,只消半個小時便落到清水灣俱樂部大門乘車往銀線灣。本來一個小時的行程,由於慢慢影相、慢慢欣賞美景,結果全程用了三個小時。




一起步,就是這些看不到盡頭的梯級



朋友第一次行這條路線,對近在咫尺西面的將軍澳堆填區頗感興趣


站在同一位置,我總是聚焦在東面的清水灣美景



 山頂360度海景 

從山頂返回郊遊徑,竟迷失在矮樹叢中

這就是朋友所要的景觀,他打算找日半夜來影日出,我只能鼓勵,不敢附和

2016年2月11日星期四

人性醜惡



每次在電視看到「伊斯蘭國」組織殺害被俘虜人質的畫面,內心都會感到悲哀,為何人性會醜惡到如此田地,將一個已經沒有反抗能力的人活生生殺死,縱然大家有不同的政治、宗教取向,但我們都是人啊!難道他們都失去了人性的嗎?但無論如何,這些野蠻行為似乎都發生在距離我們很遠的地方。

年初二清早醒來,從電視畫面看到的是另一些醜惡的人性,數百暴徒在旺角暴動,他們好像食了迷藥似的瘋狂攻擊警察,看到一個一個襲擊警察的畫面,令人感到憤怒。而這一次,這些沒有人性的行為卻發生在我們身邊。

一名便裝警員阻止暴徒衝擊的時候,被人用石塊擊中頭顱,血流披面;一名交通警員被打暈躺臥地上的時候,暴徒仍然向他拋擲石塊、卡板、垃圾桶等雜物;一名警員倒下的時候,暴徒用磚頭向他施襲。究竟甚麼原因,這些香港人變得如此暴戾、變得如此沒有人性?是否一些高不可攀的理想、一些不著邊際的主義就可以將一些醜惡行為合理化?

一直以來,香港社會都在容忍一些激進行為,佔中時有人用雨傘揮打警察,立法會審議法案有人擊破立法會大門,港大校委會開會有人圍堵衝擊,暴力一步一步升級,縱然罪成,法庭給他們的懲罸是甚麼呢?最多是社會服務令,哪有阻嚇作用?而今次旺角暴動絕對是六七年暴動以來最暴力的事件,但看來發展下去,暴力行為會繼續升級,社會會陷入動盪不安的深淵之中。

要制止這些破壞香港的行為,首先香港人要表態給予譴責,大是大非面前要說「不」,不要給他們任何破壞的藉口;政府要採取強硬措施對付、嚴厲執法,過往的忍讓只會助長暴力;法庭不應再姑息這些暴力行為,過往的暴力罪行實在過份輕判。

香港是我們的家,我絕不希望見到香港沈淪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