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0月22日星期日

大欖涌水塘

    寒露已過,霜降將至,這幾天才開始感覺到少少秋意。清晨醒來,推窗遠望,風吹草動,涼風僕面,實在不想浪費這些美好的日子,決定開展本季度的遠足活動,想想行哪一條路線好呢?考慮到始終還是季初,中午氣溫仍然有28度,不想行一些消耗體力的地方,決定漫步大欖涌水塘 ── 一條我相當熟識的路線。

    我從河背村鄉公所小巴總站起步,經大欖涌水塘東北端的吉慶橋進入大欖涌水塘西岸,漫步塘畔林徑到麥理浩徑第十段近掃管笏附近,這時候有點猶疑,從哪裡離開水塘區好呢?我可以繼續向前行,繞水塘一週返回河背村;又可以攀上山崗看千島湖景色;又或者經小欖或者掃管笏村出青山公路。前兩條路線消耗的體力較多,始終考慮到現在只是季初,不想太辛苦,於是決定經掃管笏村出青山公路,這是一段我未行過的路段。原本預計是行多一個小時左右出到青山公路坐巴士的,怎料行到半路在掃管笏村有小巴出屯門,一時懶根湧現,終止行程坐小巴離去。

    這是一條很舒適的路線,慢慢行,唱吓歌、影吓相,也只不過是三個小時左右,適合一家大細,但要留心間中有越野單車經過。

    沿途路邊長滿野花,包括一堆一堆的假馬鞭

    也有孤獨的狗尾草

    大欖涌水塘滿溢,連吉慶橋也浸過橋面
    平日流水淙淙的山澗今日變成河流


    從吉慶橋進入水塘區先是一片密林

    水塘畔長滿很多高大的松樹,沿途佈滿丟下的
    松果,部分有蘋果般大

    由於水滿,水塘邊的樹也浸到樹腳

    這位仁兄在這裡垂釣,悠然自得

2017年9月21日星期四

蝴蝶大使

天氣仍然是那麼炎熱,過去兩個多月,自己放了自己暑假,懶得用腦、懶得寫blog。然而現在已經接近秋分了,就算是蛇王也得出洞吧,我也是時候出來會一會各方好友了。

雖然說放暑假,但我也並非盤在房內一動不動的,起碼我還有去聽聽音樂,假日清晨到郊野公園植林徑走走,還有,這段期間我參加了一個「蝴蝶大使」計劃。

「蝴蝶大使」是由一個環保團體舉辦的計劃,目的是讓一些蝴蝶愛好者認識蝴蝶,為保育本地蝴蝶出一分力,也將蝴蝶保育信息進一步傳遞至社會不同階層,共同保護香港這個「蝴蝶天堂」。

這個計劃主要包括兩部份,一是"課堂理論訓練",我們在課堂上學習一些有關蝴蝶的知識;二是"戶外觀蝶訓練",我們跟隨蝴蝶專家到戶外實地觀賞蝴蝶,並了解其生態。完成了這個計劃後令我對蝴蝶增多了一點點認識,或者在這裡也介紹一些簡單蝴蝶資料,一盡「蝴蝶大使」的責任。

蝴蝶生長過程共有四個階段,分別是卵、幼蟲、蛹、成蟲。我們見到的翩翩飛舞的蝴蝶就是成蟲。

香港有超過260種蝴蝶,分屬11科:
  • 鳳蝶科
  • 斑蝶科
  • 蛺蝶科
  • 眼蝶科
  • 環蝶科
  • 粉蝶科
  • 灰蝶科
  • 弄蝶科
  • 蜆蝶科
  • 珍蝶科
  • 喙蝶科

很多人都會將蝶與蛾混淆起來﹝我也曾是﹞,其實蝶同蛾都屬於「鱗翅目」昆蟲,只是屬於不同亞目,蝴蝶是鱗翅目的「錘角亞目」,蛾則是鱗翅目的「異角亞目」。要分辨,可觀察其觸鬚:

蝴蝶特徵:大多數蝴蝶觸角的末端腫脹,貌似火柴頭
蛾的特徵:蛾的觸角可呈多樣性,大多是羽毛狀、鉤狀、和針狀

以前我只覺得蝴蝶漂亮而去影牠,初步認識了蝴蝶後,我將以往影到的蝴蝶相片記錄下了名稱,也是一種樂趣。下面找出幾張近期影的同大家分享,如有冠錯名字,請多多指正。

報喜斑粉蝶

寬邊黃粉蝶

巴黎翠鳳蝶

擬語斑蝶

曲紋稻弄蝶

曲紋紫灰蝶

燕鳳蝶

玉帶鳳蝶

珂環蛺蝶

白帶黛眼蝶

菜粉蝶

薰衣琉璃灰蝶

藍點紫斑蝶


很喜歡這首歌,節奏輕快,充滿活力,充滿希望,也同大家分享,小虎隊的「蝴蝶飛呀」



2017年7月2日星期日

蟬與禪









進入夏季,每次走在郊野路上,總會聽到蟬鳴。有人說蟬鳴好像是「知了!知了!」的叫聲,所以人們給牠一個別號:知了。

但也有人說四季的蟬鳴是不同的,春蟬叫聲有如「醒啦!醒啦!」;夏蟬叫聲有如「熱死啦!熱死啦!」;秋蟬叫聲有如「服了!服了!」;冬蟬叫聲有如「完了!完了!」。蟬的種類有數千之多,我並非專家,是否叫聲有這麼多種演繹我不得而知,但對我來說,我覺得蟬鳴好像寺院裡僧侶們的念佛聲。

年少時曾經在黃大仙居住,黃大仙同慈雲山之間有一座「十方大佛寺」,寺院四周長滿高大的樹木,夏日途經該處總會聽到震耳欲聾的蟬鳴,偶爾夾雜著僧侶們的誦經聲,感覺到很一致、很和諧,有時也不能將兩者分開。

蟬是一種昆蟲,而禪是一種意境,代表靜思、修煉、追尋人生哲理的狀態。蟬和禪讀音相同,寫法相近,唯兩者似乎風馬牛不相及,但我總覺得兩者似乎有某種關連,每次聽到蟬鳴,我都會聯想起寺院裡的念佛聲。

近日漫步大欖郊遊徑,行經一些大樹下時聽到如雷鳴般的蟬聲,蟬聲此起彼落,像是將整個我包圍住。好奇地停下腳步,欲一睹蟬之真貌,卻找了很久都未見蟬踪。就是不服氣這麼多蟬聲卻一隻也看不到,於是決定在這裡小休,透過長焦鏡頭慢慢搜尋,仰望差不多二十分鐘,頸也梗了,終於在樹頂找到一隻,於是拍下了上面這張照片。

想了解多一點蟬,回家後我上網找尋有關資料。原來蟬產卵在樹上,幼蟲生活在地上的坭土、樹根和樹洞中,幼蟲在成長過程中不斷在樹幹往上爬,這段成長期會經歷幾年甚至十幾年,如果途中沒有被螳螂或其他昆蟲捕捉,也沒有被雀鳥啄食,蟬的幼蟲便可成功爬到樹頂,蛻變為成蟲後便會大鳴大叫,像是登峰的狂呼、勝利的喜悅,然而,成蟲的生命卻只有兩三個星期,產卵後便會死亡。

看完蟬的生長歷程,似乎有所頓悟。人生苦短,無論過往如何風光、如何坎坷,那都是過去了的事,未來還有多少日子我們無從掌握,我們可以做的就是把握好今天,正如人們常說的「活在當下」。我相信只要將每一個開心的、實在的「今天」累積起來,就是一個快樂的、充實的人生。

2017年6月25日星期日

荷花與蜻蜓

除了去深圳,香港也有不少地方可以看到荷花,包括荃灣城門谷公園,天水圍濕地公園,上水雲泉仙館,西貢蕉坑獅子會自然教育中心和香港大學等,當然我們不可能拿這些地方同深圳洪湖公園相比較啦,始終香港地方細,這些地方有的只是荷花池,不能同洪湖公園整個湖比較,但唔使過關,半日行程,少少交通費,慢慢細賞,以上地點都是不錯的選擇。

問題是,上述荷花池種植的荷花不多,賞花期就會比較短,雖然踏入六月不同地點的荷花陸續開放,但碰不準時間的話就會失望而回。

最近我去過濕地公園,一心去影荷花,怎料行哂成個公園幾個有可能種植荷花的地點,盛開的荷花只得三幾朵,似乎未是時候,有點失望。但既來之則安之,同時也因為付出了三十個大洋入場費,怎可空手而回?於是再走一圈找尋其他攝影題材,這個時候見有些可愛的蜻蜓飛來飛去,於是改變計劃,轉影蜻蜓,亦一樂也!



半掩面的花蕾

僅有盛開的荷花

荷葉暫作停機坪




對望


2017年6月19日星期一

暴雨賞荷

Blog 友話散貨總要在雨天,我冇舊貨可散,咁雨天都要去影相架啦....講笑啫!

實情係咁嘅,每年六月深圳洪湖公園都舉辦一個荷花文化節,展示過萬朵不同品種的荷花。預早約定朋友星期六一齊去欣賞荷花,出發前天氣預測已經講咗會有暴雨,同朋友商量過,大家都是習慣了風裡來雨裡去的人,暴雨啫,又唔係打風,決定照原定計劃出發,怕啥!

這天上午香港已經是滂沱大雨,中午來到深圳雨仍沒有減退跡象,懶理,飲完茶後直奔洪湖公園。

洪湖公園在深圳羅湖區,公園面積約六十萬平方米,其中湖面佔廿六萬平方米,這裡除了湖面之外,也有濕地,也有杉林,四季景觀皆宜,值得閒逛半天,當然最重要的仍然是這個公園的主題花 ── 荷花。

荷花是這裡的最大亮點,據說這裡悉心栽培的荷花有六百多個品種,可惜我只懂得分兩種 ── 白色的和粉紅色的。好了,不想扮專家了,還是放幾張相上來分享一下,有興趣的話就自己去看看吧,還未遲呢!



花落知多少?


大雨不停,隨著荷葉面的雨水越積越多,荷葉慢慢彎下來,當雨水去到一定重量
便會傾瀉下來,荷葉回復挺直。人何嘗不是,壓力太大就要減減壓了。





赤腳湖畔賞荷,這對情侶找到了浪漫的對手






由於整天都下著滂沱大雨,雨點打在雨傘上,滲過傘布散開成水花灑在我身上,以致最後幾乎全身盡濕,眼鏡也濛上一層薄霧。湖邊小徑來不及去水而匯成小溪,初時我也會閃閃避避,後來避無可避就索性行在水中央來得更加灑脫。在這個環境下,攝影就變得不怎麼風雅了,有速戰速決的念頭,再加上雨線在鏡頭前不斷,有些相片就會比較矇了,希望你當是有詩意吧。



2017年6月3日星期六

微距鏡下的小昆蟲

接近黃昏,距離天黑還有兩個小時,這時候沒甚麼事做,遠的地方去不了,於是決定去附近公園影相,今次目標是公園裡的小昆蟲。

坦白說,我對昆蟲認識不多,只是這些昆蟲都很細小,平日很難看清楚牠們的廬山真面目,所以我想透過鏡頭,將牠們的形態固定下來,更可放大慢慢觀賞。

要影昆蟲,器材很簡單,我只帶了一支微距鏡便是了。但我在這方面的經驗不多,事後發覺用微距鏡的景深非常之淺,稍為風吹草動便失焦。很多時候影一隻細小的昆蟲也不能整隻清晰,只好盡量將焦點放在頭部。

這天蝴蝶不多,有的只是一些很細小的,當然我並不奢望有甚麼稀有品種出現,但細小的蝴蝶都有一個特性,就是飛得快,方向不定,最慘的是很少停下來,幾經艱苦才影到兩隻。






斑絡新婦 (人面蜘蛛),可惜我的位置只可影牠的腹部﹝人面圖案在頭頂﹞

龍眼雞,身穿迷彩服,長鼻子﹝其實是觸角﹞,很有特色

不知名,也許是某種虎甲之類吧

小蜜蜂很合作,我有我影,佢有佢採花蜜,當我透明。

看身形似一隻蚊,但如果真的是一隻蚊,則是一隻大蚊,身長約有15mm

蟻皇出巡,蟻仔護駕。

下面這小傢伙我印象很深刻,兩年前在濕地公園影相,我站在一條木橋上影下面泥沼的彈塗魚,木橋的扶手上有很多一點點白色小東西,我以為是樹上掉下來的小花瓣,不以為意將右手倚在木橋的扶手上影相,之後發覺我的右手起了二、三十粒疙瘩,痕到飛起,不久更流膿出水,非常難受,最怕的是比人誤會我生嘢就慘,我懷疑是這些小傢伙造成。後來在網上搜尋才知道這是「廣翅蠟蟬」的若蟲﹝幼蟲﹞,從下面照片可以看到牠的腳,彈跳力很強,以後要避之則吉。


廣翅蠟蟬的若蟲


廣翅蠟蟬是一種害蟲,近幾年比較多見,據說是由於香港越來越暖所致。今次除見到牠的若蟲外,我也見到大量廣翅蠟蟬的成蟲在公園出沒﹝下圖﹞牠身形似一個三角形,像一架美國隱形戰機,喜歡聯群結隊出沒於草堆樹叢。還記得去年這種廣翅蠟蟬人口膨脹起來,到處亂飛,由於我住在低層,是重災區,黃昏時候幾十架隱形戰機飛入屋內,非常恐怖,所以我今年提早防範,黃昏前一定關窗。


廣翅蠟蟬的成蟲,像一架隱形戰機



昆蟲的數目比人類還要多,而且同人類關係非常密切,透過微距鏡,我們可以看到更細緻的昆蟲世界,雖然我用的只是一支經濟型的微距鏡,比不上專業型的清晰,但攝影這玩意就是有這個好處,豐儉由人,自得其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