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7月19日星期四

夏遊偶拾

今年夏天來得特別早。我記得以前我對於夏天的定義是七月至九月,所以一般我都會在這三個月停止太操勞的長線遠足活動,只維持一些較輕鬆的行山路線。但是今年進入五月份,天氣已經熱得發滾,像是去了非洲,長線遠足一早便減少了,只維持每個星期輕鬆短遊,例如郊野公園、水塘、林蔭大道等,目的只為維持起碼的運動量。

其實這些短遊路線都是重覆又重覆的,沒有甚麼新鮮感,漸漸地尊貴的單反相機也都懶帶,可憐我的二奶日日留在家裡養尊處優,心廣體胖,我總覺得她越來越重,也就越來越不想帶她出街了。

幸好現今世界還有手機,我這個小三體態輕盈,功能齊備,最得我歡心,長征短遊,我必定隨身,雖然她的攝影功能遠比不上單反,但是一些路途中遇到的情景還是可以忠實地記錄下來的。

下面幾幅是我近來在短遊途中由小三拍下來的照片,不是甚麼沙龍,只是隨心、隨便、隨意地記載著夏日短遊的一些偶遇情景。



夏日行山,我多會選擇在清早或是午後出發,以避開中午猛烈的陽光,清晨時候路旁小草上的水珠仍未蒸發去。




太陽出來了,低角度的陽光照得狗尾草特別可愛。




政府努力覓地,然而新界荒廢的農地到處佳是,但卻沒有人耕種,任由長滿野草。一個怪現象是,當政府要收購農地發展新市鎮的時候,部份地主卻說不遷不拆,無他,農地有價,近年農地價不斷攀升,他們便吊起來賣,更何況近年農地多了一個出路,由於中港貿易頻繁,將農地發展成貨倉或貨柜場收租,收入可觀。上圖是荒地上的牧羊人。




夏日天氣多變是自然現象,當我一邊行一邊曬得不停抹汗的時候,遙望元朗平原的另一邊卻下起大雨來,幾乎將整個雞公嶺都遮蔽住。



夏日每多時雨時晴,是最佳的彩虹季節。我曾經試過一日內看到四次彩虹,其中一次是從河背村坐小巴出元朗經過八鄉路天橋的時候看到,當小巴駛進雨區的時候,感覺到好像進入彩虹的心臟一樣。



下午出發,往往會行到黃昏,日落後的晚霞總是最佳的飯後甜品。

2018年5月10日星期四

元朗天后誕巡遊

農曆三月廿三日是天后誕,香港多區都有慶祝活動,其中元朗十八鄉的天后誕會景巡遊是最為聲勢浩大的,有舞龍、舞獅、民族舞、花炮會等,巡遊隊伍由早上十時開始從雞地出發,沿教育路浩浩蕩蕩操向大樹下天后古廟,最後一隊到達天后古廟的時間已經是下午三時了,可見規模之大,事實上今年便有三十三個組織參加,而一個組織可能會派出多個隊伍。

元朗十八鄉的天后誕會景巡遊已經有五十多年歷史,我今年剛好有空,所以決定去湊湊熱鬧。我大約在十時半到達元朗,從中間插入教育路,當時巡遊已經從雞地開始,教育路兩旁堆滿看熱鬧的人群,不少老人家更加早已擔定櫈仔霸定頭位。

參與其中,欣賞他們的地方習俗,分享他們的和諧喜樂,期望這些中國民間傳統文化一直承傳下去。



英歌舞





無論多嘈吵,這對小寶貝都好少理




做大頭佛真慘,被三隻獅子圍攻



大聖爺出動






大媽跳舞也不俗









呢班小朋友懶咗啲噃....
這幾個四五歲的小朋友相當落力,滿場飛

小妹妹都唔執輸啊!會是繼承者。





2018年4月11日星期三

歷史的天空




唐朝在中國歷史上是其中一個盛世,無論是版圖、經濟、文化、國力方面都是非常強大。「以銅為鏡,可以正衣冠;以人為鏡,可以知得失;以史為鏡,可以知興替。」乃唐太宗治國之理念。我們不了解歷史又怎會知道國家興衰呢?

我一向喜歡讀中國歷史,因為從歷史事件中可以知道前人的是非黑白,可以了解事件的前因後果,可以明白朝代的興衰更替。然而,我有一個很大的弱點,就是記性差,往往在看完歷史事件後便忘記了年代、人物關係等,所以中學時期歷史分並不高。

去年年尾,我開始在網上追看一輯介紹中國歷史的電視特輯『中國通史』,共100集,每集45分鐘,我用了差不多四個月時間,終於最近全部看完了﹝最近這個特輯也經過剪輯及配上粵語後在TVB播影﹞。特輯以大量歷史文物、電腦動畫、人物扮演、專家分析,以淺白的手法,從介紹中國原始農耕社會開始,到清朝帝制結束為止,一個一個朝代、一件一件事件、一個一個人物逐一介紹,比起看書本更易理解、更有趣味性。

看到一個一個英雄人物展現眼前,就好像天空上的繁星點點,閃爍生輝:無論是秦皇漢武、三國英雄、唐宗宋祖、張騫鄭和等等,都看得津津有味。

然而,最令我痛心的是看到清朝腐敗、列強欺凌的日子。幾天後的四月十七日將是「馬關條約」簽 訂123週年紀念日,毋忘國恥,才可發奮圖強。

公元1894年,朝鮮東學黨作亂,朝鮮政府邀請當時的宗主國大清帝國協助平亂,日本看準機會大舉出兵蓄意發動戰爭,企圖併吞朝鮮,以實現其染指大陸的政策,中日在1894年8月1日正式開戰,這場戰役史稱「甲午戰爭」,揭開了日本侵華的序幕。

事實上日本自從明治維新後便蓄意擴張勢力,它自己缺乏天然資源,一直想奪取中國的寶貴資源。而另方面,清廷腐敗,沒有為戰爭作好準備,慈禧太后更挪用軍費作私人享用,以致軍力薄弱。戰爭從朝鮮打到中國的遼東半島、大連、旅順至威海衛,清軍節節敗退;海戰方面,李鴻章率領的北洋艦隊全軍覆沒,結果清廷戰敗,被迫在1895年4月17日簽署喪權辱國的《馬關條約》。

《馬關條約》主要部份訂明:
> 朝鮮獨立,不再附屬於中國
> 割讓台灣、澎湖及其附屬島嶼給日本
> 開放重慶等多個港口給日本
> 賠償二億兩白銀給日本
> 本來仍有割讓遼東半島給日本,後來以賠償多三千萬兩白銀取代。

條約簽訂後舉國嘩然,全民怒憤,人們對腐敗的清政府完全失去信心,最後由歷史巨星孫中山先生領導的辛亥革命將滿清王朝推翻,結束帝制,建立民國。

歷史教訓我們,不要奢望別國會慈悲為懷,別國要的只是在我們身上奪取最多的利益。要得到和平、要保障人民生活安穩,強國、強軍是唯一法則。





上述視頻「歷史的天空」是電視劇集「三國演義」的插曲,當中幾句歌詞很值得我們細味:

興亡誰人定,盛衰豈無憑
一頁風雲散,變幻了時空
聚散皆是緣,離合總關情
擔當生前事,何計身後評



2018年3月2日星期五

山火

上一篇「新春行大運」提到從雷公田沿引水道返回河背途中見到山火後的滿目瘡痍景像,內心一直感到戚戚然,或者也想以這個題材再抒發幾句。

我自幼喜愛大自然,有幾十年行山經驗,香港幾乎每一個山頭我都行過,見證著香港的滄海桑田。香港有超過四成土地是綠化帶,不算少了,隨著人口不斷增加而開拓新市鎮,我覺得無可厚非,始終人的需是最優先的考慮。但當一些人喊著要保留香港自然環境的同時,卻有些人完全不懂得愛護大自然,甚至在破壞大自然,我覺得香港人應該在講求個人自由的同時,也應學懂注重公德。

破壞大自然的行為有多種,有輕有重:

➤隨意採摘花草 ── 只求滿足自己喜好,卻剝奪別人欣賞的權利。例如在大東山摘芒草、大棠摘紅葉,以及在南生圍摘蘆葦。

➤隨處丟垃圾 ── 很多郊野地方都不能安排人手收集垃圾,不應該貪方便,行到邊就將垃圾丟到邊。帶走自己的廢物是最好的處理方法,事實上並不困難,每個人都可以做得到。

➤留下火種 ── 火燒山是對大自然的最大破壞。燒了小草,也許兩個月後便長出新苗,然而燒去大樹,可能要十年八年才可再次長成另一棵,至於燒毀樹林,相信要幾十年才可以再現生機了,更何況山火不單只燒去植物,也有可能導致人命的損失。

我年青時參加過不少長途的行山路線,有一次印象很深的行程是從大嶼山的南山營地起步,沿現在的鳳凰徑大東山段上山,經過伯公坳後再上鳳凰山,回落深屈,沙螺灣,東涌,再經黃龍澗上二東山返回梅窩,幾乎繞了大嶼山一圈,行到尾段一個山頭時已經筋疲力盡,天色昏暗,心想要盡快返回梅窩完成行程。怎料這個時候遇到山火攔路,真的有點不知所措,因為掉頭走是不可能的。幸好當時風勢不大,山火漫延得不太快,而朋友中有人對附近一帶熟識,才得以巡小路離去,避過災劫。

山火奪去人命的事件印象最深刻的是1996年八仙嶺山火,當時有五人死亡,另有十多人受傷及毀容。我們要緊記慘痛教訓,行山時切勿留下火種,要知道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,更可以殺人。


這是大欖涌水塘的引水道,是一條很好的防火緩衝帶令山下的火不容易燒到山上

雖然部份野草已經重生,但燒毀的樹木要回復原貌恐怕要等十年八年了



初看到這棵燒了半邊的白千層,有點好笑,
因為我聯想起鍾無艷,然而再看看更多被燬
的樹木就再笑不出來。







這棵洋紫荊之前燬了一半,另外半棵現在
卻能照樣開出明媚的花朵,就好比燬了半
邊面客的女孩仍然堅強地生存下來。












2018年2月19日星期一

新春行大運

經過初一初二的指定節目,人都呆哂,到了初三,終於到了可以自由安排自己節目的時候,當然生猛番。也不知道是誰的偉大創作,將初三訂為「赤口」不適宜拜年,其實都啱嘅,上帝都搞咗個星期日比人休息吓啦....

每年初三,最喜歡去行山,初一初二見得人多,初三見吓啲樹木格外醒神。

新年流流,唔想太辛苦,諗住行一條簡簡單單的路線,我住新界西,於是計劃大欖涌水塘半日遊。從河背村小巴站出發,原計劃是行去吉慶橋然後在大欖涌水塘綑邊,到小欖離開。怎料一起步就遇到阻滯,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,河背村西行近山邊的一條車路居然封閉了,掛上一個「私人重地」的牌,而且上了鎖,行不得也。

慶幸我對這區比較熟,於是立即改變行程,掉頭向東行,上河背水塘,再向上行往大欖郊野公園。大欖郊野公園有很多山徑及單車徑,四通八達,除了初段要上山之外,基本上後段都是平路或下行,不太難行,我選擇了沿甲龍林徑下山。有一點要留意,這區域有不少越野單車在路上飛馳,一定要格外小心。

從甲龍林徑落到雷公田近農場鮮奶小食亭,本來可以行多十五分鐘便有小巴往西鐵站或元朗,但我決定來一個行大運,沿引水道再行一個半小時左右返回河背,這樣便完成了一個新春行大運壯舉,全程四個半小時,啱啱好!


年初三新春行大運路線圖


無啦啦比人封咗條路


河背營地好熱鬧


河背水塘堤壩有如大戰過後
有不少越野單車在路上飛馳




大欖郊野公園是植林區,樹木高聳

清潭水塘畔的小黃花也開了



沿引水道返回河背途中見到山火後的滿目瘡痍






2017年12月20日星期三

楓香

越來越懶寫Blog了,不想用忙做藉口,事實上以往更忙的日子我也維持一個月寫2-4篇,到了今天無事忙的時候,卻又覺得自己生活很平淡,沒有甚麼題材值得分享。

我以往主要是分享遠足的經驗,當然現在我仍維持起碼每個星期都有一日去行山,但感覺到自己行來行去都是那些郊野,沒有甚麼創新,大部份都在以前分享過了。其實也有些朋友邀約我行一些我未行過的路線,例如鳳凰山摩天崖、飛鵝山、馬鞍山吊手崖、大嶼山狗牙嶺等,但我一向行山將安全放第一位,高風險路線我都不敢參加,怕怕!正因為這樣,也就沒有新的路線給大家介紹了。

這個星期行經元朗大棠楓香林,這是近期熱爆的地方,皆因每年這個時候楓香林紅葉都是香港市民的朝聖地,我往年都已經介紹過這裡了,但既然沒有新遠足路線介紹,就放幾張相上來分享吓吧!

順便一提,經過一輪寒流,近日楓香林沿途大部份楓香樹都已經紅透,相信是最佳觀賞期了。當然了,稍後那少部份未紅的也會轉紅,但到時候相信部份樹葉已經徐徐落下了,留下的只有樹枝。

朋友,要賞紅葉就早點吧!「莫待無葉空賞枝」啊!








2017年10月22日星期日

大欖涌水塘

    寒露已過,霜降將至,這幾天才開始感覺到少少秋意。清晨醒來,推窗遠望,風吹草動,涼風僕面,實在不想浪費這些美好的日子,決定開展本季度的遠足活動,想想行哪一條路線好呢?考慮到始終還是季初,中午氣溫仍然有28度,不想行一些消耗體力的地方,決定漫步大欖涌水塘 ── 一條我相當熟識的路線。

    我從河背村鄉公所小巴總站起步,經大欖涌水塘東北端的吉慶橋進入大欖涌水塘西岸,漫步塘畔林徑到麥理浩徑第十段近掃管笏附近,這時候有點猶疑,從哪裡離開水塘區好呢?我可以繼續向前行,繞水塘一週返回河背村;又可以攀上山崗看千島湖景色;又或者經小欖或者掃管笏村出青山公路。前兩條路線消耗的體力較多,始終考慮到現在只是季初,不想太辛苦,於是決定經掃管笏村出青山公路,這是一段我未行過的路段。原本預計是行多一個小時左右出到青山公路坐巴士的,怎料行到半路在掃管笏村有小巴出屯門,一時懶根湧現,終止行程坐小巴離去。

    這是一條很舒適的路線,慢慢行,唱吓歌、影吓相,也只不過是三個小時左右,適合一家大細,但要留心間中有越野單車經過。

    沿途路邊長滿野花,包括一堆一堆的假馬鞭

    也有孤獨的狗尾草

    大欖涌水塘滿溢,連吉慶橋也浸過橋面
    平日流水淙淙的山澗今日變成河流


    從吉慶橋進入水塘區先是一片密林

    水塘畔長滿很多高大的松樹,沿途佈滿丟下的
    松果,部分有蘋果般大

    由於水滿,水塘邊的樹也浸到樹腳

    這位仁兄在這裡垂釣,悠然自得